I hate to hate you:2 of 3 (An excerpt from Ian Joseph’s White Book) 我讨厌去恨你2/3 (伊恩·约瑟夫的白皮书节选)

I lay there shirtless and drunk. The only source of light in my room was coming from the full moon outside of my window. It illuminated my shadow. While I stared at the letter sitting on my night table, I could sense an uneasiness in my demeanor. As I started to close my eyes, Navita came stomping up the stairs and down the hall to my bedroom. Navita: “Yooo E! You want another round of drinks?” Me: “What do you think?” Navita: “Haha, I should know better than to ask you by now.” Me: “Yeah. You got smokes?” Navita: “Yeah.” Me: “Cool. I’ll be downstairs in a minute. Meet you in the sunroom.” I stumbled down the hall into the bathroom and rinsed my face with some cold water. As I stood there slapping myself into a sober state of mind, I began to stare at my reflection in the mirror. I could feel a stronger sense of reassurance in my decision not to open the letter. I grabbed the drink off of the kitchen counter and started to make my way towards the sunroom. WHAM! (Navita falls in front of the sunroom entrance as the door slams behind her) Navita: As she giggles and looks up at me “E, I’m so fucking horny. You took so long! We’re going to your bedroom now!” (She grabs my arm and pulls me back up the stairs)

我光着膀子醉醺醺的坐在屋子里,在月光中隐约又看到了那封信,这让我感到强烈的不安。正当我要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Navita爬上了楼梯来到了我的卧室。 Navita:“嘿!想再喝点吗?” 我:“你说呢?” Navita:“哈哈,我就知道。” 我:“你有烟么?” Navita:“当然。” 我:“好,马上下楼。” 我晃晃悠悠地走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回到卧室后,感觉清醒了一些,开始凝视镜子里自己这副鸟样。在我决定不去打开信后立刻涌上了一种强烈的安全感,于是准备从厨房的柜台上拿出酒水,向客厅走去。 突然砰地一声,Navita关上了门,出现在客厅的门口 她咯咯地笑着,看着我,“Ian,我太他妈饥渴了。你可真磨蹭!现在就去你的卧室!”(她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拉回楼梯上)

I hate to hate you:3 of 3 (An excerpt from Ian Joseph’s White Book) 我讨厌去恨你3/3 (伊恩·约瑟夫的白皮书节选)

 

 

Author: Ian Joseph

我今年 27岁, 在加拿大多伦多长大。我的全名是伊恩·约瑟夫·德弗雷塔斯 (我是葡萄牙语/圭亚那人)。我的生日是 1月28日, 我和杰克逊·波洛克同一天生日。 2010年, 我在加拿大彼得堡的弗莱明学院学习成为一名警官。在我第一学期的期间, 学校管理部门要求我停止上课, 直到我做出态度的改变。学校管理部门之所以找我的麻烦, 是因为我在校园和教室里行使了言论自由权。最引人注目的是在政治学辩论中, 我公开反对自由主义、女权主义、结果平等和同性恋权利活动。 直到今天, 我坚信, 西方的学院和大学机构对任何对他们成功兜售和灌输年轻成年人的有毒意识形态构成威胁的想法都非常有意见。 我最终决定从大学退学, 但不是因为你可能会想到的原因。为了拿到一张无用的文凭纸, 我考虑过忽略身边的东西, 但后来我开始注意到一种情形。每次我公开反对教授们试图兜售的出于政治目的的意识形态时, 很少有人会站起来支持我。我会回头看, 没有一个人和我 (白种人) 同一个种族的人支持我。每当我为正确的事情说话时, 所有的高加索学生都厌恶地看着我。但这并不是促使我决定退学的原因;我可以忽略这一点。真正的原因是当我看着少数民族学生表达与我相同的想法, 人们会为他们鼓掌, 事实上, 这些学生受到了教职员工和所有同龄人的钦佩。他们没有被要求做出态度改变, 也没有被要求停止上课。他们受到鼓舞, 我甚至被劝阻不要开口。正是这些时刻开始教会我,我在加拿大所处的位置, 我不受欢迎, 也不被需要。 一年后, 我在 costco 批发仓库工作, 省下了每一分钱, 用来支付一个 tesol 认证, 这样我就可以搬到国外, 做一名英语老师。2014年, 我第一次来到亚洲, 并以笔名 烟雾 开始了 wordpress 帐户, 在这里我将写出我的旅行、经历和想法。最近我改名为伊恩·约瑟夫, 因为我已经到了人生的一个稳定的阶段。我知道我是谁, 我代表什么, 我相信什么。我很荣幸能和你分享这一切。 四年后, 我已经到过了亚洲许多不同的国家和城市, 通过自学完成了 美国 大学的学士学位。我还完成了我的第一本书《伊恩·约瑟夫的白皮书》, 这是我过去几年身心旅程的心灵地图。目前, 我仍然生活在亚洲。你可以在 www.amazon.ca 找到我的书。 我也活跃在微信上。您可以在联系人页面中找到有关联络信息。

2 thoughts on “I hate to hate you:2 of 3 (An excerpt from Ian Joseph’s White Book) 我讨厌去恨你2/3 (伊恩·约瑟夫的白皮书节选)

Leave a Reply